客服电话:013-392555-277
企业 设备 信息 人才 职位 资讯 论坛

水污染导致海口红树林大面积死亡
发布时间:2012/8/14 9:17:00      字号:||
 “这些红树的树根全是虫眼,估计活不了多久了。”7月22日,站在海南东寨港红树林自然保护区一片倒伏的红树林中,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居民黄奕民忧心如焚。从2010年开始,这里的居民就发现,原本茂密的红树林开始受虫害肆虐,不到两年时间,这一带近千亩的红树林中有上百亩被毁。

  连日来,记者在现场调查走访发现,由于污染严重,一种靠滤食中浮游生物、藻类和细菌为生,学名叫做团虱的钻孔生物正在大面积爆发,目前除了上百亩红树林已经死亡外,另外被感染的500多亩红树林也岌岌可危。

  红树林,热带亚热带海岸独有的植物群落,素有“护岸卫士、鸟类天堂、鱼虾粮仓”的美誉,具有特殊的生态地位和功能,是极为珍贵的湿地生态系统,对调节海洋气候和保护海岸生态环境起着重要作用。

  “如果再不及时控制污染和虫害疫情,东寨港这片亚洲最大的红树林湿地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保护红树林迫在眉睫。

  红树林遭虫害大面积死亡

  海南省东寨港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演丰段,死亡在悄悄蔓延,一片片枯死的红树如伤口般触目惊心。

  “像这样成片死亡红树林目前在这段保护区内有十多片,面积达上百亩。”两年前,黄奕民眼前的红树林还是郁郁葱葱,而今只剩下一根根烂树桩。

  2010年9月,当地人发现有一小片红树林没有了昔日的生机,原本翠绿的叶子变得枯黄,一些红树甚至已经枯死倾倒在里。“树根上布满了虫眼,像蜂窝一样,用手轻轻一掰就能掰下一块来。”在保护区生活了近50年的黄奕民,从没见过这么严重的虫害。

  采访中记者看到,尽管大多数红树林外层看起来依然碧绿葱茏,但一进入树林深处,情况便令人不忍目睹树干和裸露在泥土外的树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孔,许多树木已经被钻空倒伏在泥中,周围爬满了无数的虫子,看过去黑压压的一片。

  红树林并非单一的树种,而是一种热带、南亚热带特有的海岸带植物群落,生长在陆地与海洋交界带的浅滩。它们的根系发达稠密,纵横交错,构成一座座海上栅栏,有效地护卫着海岸沙滩,使沿海的村镇和农田免受风浪潮汐的袭击。

  “在台风来袭的时候,凡是堤外有红树林分布的地方,海堤就不易被冲垮,经济损失相对较小,而且每次刮台风,都有渔船驶进红树林躲过了劫难。”在当地人眼中,红树林不仅是陆地过渡到海洋的特殊森林,更是他们的避风良港。

  然而,这片与人们生活、环境息息相关的红树林正面临着生存危机。

  不及时控制将遭灭顶之灾

  当地居民陈大勇告诉记者,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东寨港上游和周边城镇兴起了养殖业、餐饮业,由此产生的污排入演丰东河、演丰西河,最后汇集至东寨港入海。

  “每个月都会有大量的污流过来,有时候臭味几公里外都能闻到。”陈大勇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红树林中的呈墨绿色,越往树林深处走,的颜色越深,面上还漂浮着一团团黑色的油脂,散发着臭味。

  “过去清蓝透澈的海,如今变成了伤口碰到就会化脓溃烂的污,你说这种质能不滋生虫害危害红树林吗?”采访中,当地居民的担忧溢于言表。

  “红树林大面积死亡确实和团虱有关。”一直从事红树林保护研究的海南大学海洋学院副院长黄勃教授告诉记者,团虱是一种钻孔生物,靠滤食悬浮在中的浮游生物、藻类和细菌为生。目前,穴居在红树林中的团虱就是通过不断滤食围绕在红树周围体中的浮游生物、藻类和细菌进行大量繁殖,然后钻空红树林的树根、树茎造成红树大面积死亡

  “如果不及时控制团虱的话,东寨港这片亚洲最大的红树林湿地将有可能灭绝!”黄勃教授告诉记者,团虱繁殖速度惊人且生命力极强,当寄生的红树被完全钻空后,会漂流或者爬行到周围的林段继续入侵危害。

  污染给团虱提供了温床

  “以前这片红树林中并没有团虱,它是作为外来物种出现的。”时至今日,谈及团虱成害,黄勃教授依然感到惊讶,“团虱作为环境监测指示生物的一种,它的出现证明了体被污染。”

  海口市海洋与渔业局公布的《2011年海口市海洋环境状况公报》显示:东寨港贝类养殖区体呈富营养化状态,污染状况严重,局部域为4类或劣4类海质,主要超标因子为无机磷、无机氮和粪大肠菌群等,特别是无机磷超标严重,含量与2010年相比有进一步增高趋势。

  也正是从去年开始,黄勃教授与业内专家先后沿流域对团虱爆发区域的质和底泥进行了取样测试。测试结果表明,团虱爆发区域质中的氨氮含量、浮游生物量等指标均超过国家标准4类海

  “周边养虾场、养猪场污排放口的各项指标均是其它地方的两倍多,可以判断为污染源头。” 黄勃教授与团队多次取样调查后认为。

  据了解,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东寨港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周边以虾、鸭为代表的养殖业迅速发展,最高峰时养虾规模近万亩、养鸭年出栏量达40万只。目前,保护区上游的罗牛山养猪基地年出栏45万头,是海南城乡居民生猪供应的重要基地。

  “养殖业向红树林排放大量未经处理的生产污,给东寨港的质造成严重污染,使浮游生物大量繁殖,给团虱提供了有利的生存环境。”黄勃教授说,“团虱这个外来物种很可能正是由这些污带到红树林的。”

  采访中,海南大学热带作物种质资源保护与开发利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杨小波表示了更进一步的担忧:“目前这片域中的有机污染很严重,除了团虱,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其它新的敌害生物。”

  在实地调查中,记者从演丰镇出发,一路行至上游的罗牛山养殖基地,看到不少养猪场排出的污沿沟渠流入河中,四周弥漫着刺鼻的臭味,令人窒息。而这些河,一路蜿蜒行至东寨港红树林自然保护区。

  据罗牛山所在地三江镇政府一位分管环境工作的领导透露,作为屡遭居民投诉的污排放点,罗牛山养殖基地曾多次被有关部门责令整治,并要求完善相关治理设施,确保废污染物达标排放,但事实上,污直排现象依然存在。

  “由于前期投入大、处理污成本高,一些养猪场并没有安装相关的污处理设备,而是以‘躲猫猫’的方式,将大量的污经过简单的自然沉淀后直接排入罗牛河中。”罗牛山养殖基地的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坦承,污直排的现象的确存在。

  “2011年9月1日开始,相关部门就禁止在保护区内进行虾、鸭养殖,但因为之前数量过于庞大,一时还无法根绝。”三江镇茄南村党支部书记陈学表示,由于地理位置临海且境内有红树林保护区,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突出,但他们一直在寻求解决办法。

  从源头遏制团虱生长

  “目前团虱已经成这片生态系统中的优势物种了,如果不停止对东寨港的污排放,红树林将毁于一旦。”采访中,海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王力军呼吁,一定要从源头上消除污染,遏制浮游生物的生长。他还表示,美国佛罗里达州的红树林与东寨港环境相似,但因为质好,团虱造成的危害微乎其微。

  “东寨港红树林作为海南的一个窗口,必须要保护好,这关系到海洋生态的问题。”黄勃教授说,2004年的印度洋海啸就是一堂深痛的生态警示课,而中国的大陆海岸线长达1.834万公里,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如果我们遭遇台风甚至海啸袭击,如果没有东寨港红树林,那整个海口东部将成为一片泽国。”

  “超标排污的企业我们会按相关法律惩处,但我们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在那里督管。”海口环境保护局办公室主任陈斌表示,不排除有企业偷排超标污的现象,但海口环境监察站的28名工作人员要负责海口辖区内所有与环境污染有关的诸多事件,在监管取证方面有时无法做到“尽善尽美”。

  而海南省林业厅工作人员胡能则坦承,多年来,尽管林业厅在红树林保护和管理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部门多头管理等历史问题影响了对红树林自然保护区的有效管理。

  黄勃教授表示,优美的自然环境是海南作为国际旅游岛的基本要素,也是海南的“国际名片”,绝不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千万年才形成的湿地环境,一旦被破坏将难以恢复!”


快乐飞艇怎么玩能赚钱 99彩票网站 幸运飞艇跟快乐飞艇一样吗 快乐飞艇怎样玩才有钱赚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 快乐飞艇彩票安全吗 快乐赛车有没有分析的方法 湖北快3 福建快3走势 快乐飞艇